在沙烏地阿拉伯,女人出門要蓋頭蓋臉,有次在飯店的電梯走進來一對夫婦,婦人手上抱著小孩,她這樣的打扮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可以說是嚇到了我。來之前Kevin有講,在這不要隨便看女人的眼睛,在這裡這種行為是宗教犯罪行為。大部分的沙烏地阿拉伯人民是敵視西方的,但玩味的是卻喜歡喝 Lipton紅茶、開Chevrolet Lumina (SEDAN),這是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嗎? 來到這裡我們包了一部計程車,因為要跑的路線很多,所以 David要求司機給予最優惠的包車計價。Kevin 則自己到另一個市集去,今天依然是分頭進行任務。


這幾天的任務大部分就是一直往車商的展示場一家家的觀察並收集 DM,可是要拿DM時,展示場的業務人員一定會基於工作的本份對我詢問。通常我都辯稱我是外派人員,因為得待在沙烏地阿拉伯一陣子,所以想買部車 ( 我鬼扯的很嚴重… )。有次對方很殷勤,我不好意思轉身離開,他還跟我東扯西扯,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順應他說我是來自 KAWASAKI,他竟然還說他曾經有個女友也住那裡 ( 我相信他也是鬼扯…. )。為了回國讓開發部門做參考,另外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拍攝路上跑的車輛,或路邊停車格上的各種車型。這天的下午我站在路旁拍照,誰知道苦難即將到來。


警車打出尖銳的警鳴聲響,車上的警察示意要我過去,我走了過去。他用一大堆我聽不懂的話好似在問我什麼東西,我試著用英文跟他溝通。但是另一位胖子警察說:『No English! Only Arabia.』。這時計程車司機跑來翻譯,他說警察懷疑我是恐怖份子因為我在照他們的建築物。David 從商店走了出來,我跟他說麻煩可能大了。警察跟我要護照,我拿出上面有Republic of China的護照,在君主專政的國家看到 China 想到的就是中共的反帝制,我解釋著我來自台灣台北,但我想沙烏地阿拉伯的一般人民對兩岸的特殊狀況是不懂的。透過計程車司機的翻譯,顯然這兩位警察認定我是恐怖份子。( )。警察要我坐上警車,David為了確認我的行蹤,付了錢給計程車司機,然後跟警察示意他要跟著我。警察竟然也答應,就這樣David和我一起坐在警車後座。這輩子從未想過會坐在警車上,而且還是遠在沙烏地阿拉伯。( )。到了警局晚上19:30,他們沒有將我關在拘留室裡,而是要我在拘留室外面等候,David 則在警察局大廳打電話給我們簽證的廠商阿里,阿里試圖聯絡他在此地的哥哥來處理。


拘留室內有八個房間,唯一關著的人是一個老黑,顯然他想跟我聊天,但我一點心情都沒有。他說他已經被關了兩星期了,不知道他哥哥會不會來保他。(Shut the fucking up!)。就這樣我在那邊足足又呆了兩個小時,21:30 那老黑跟我說,如果 22:00 沒人保我,我就得睡在這。突然警察叫了我示意要我出來,只看到 David 身邊也站著一個當地的人,他是阿里的大哥,跟我握了手之後。看著他對著像是警察主管的人在解釋著什麼,阿里大哥示意要我把底片和DV片都拿出來,那主管看了一下,把我交出來的東西全部放入抽屜裡沒收掉。這幾天所做的工作就這樣化為烏有,回去要如何寫差旅報告給公司呢?阿里大哥跟我說,Riyadh 比起 Jeddah 畢竟是首都,而警察阻止我拍攝真正的用意到不是因為我可能是恐怖份子,而是我在路旁拍攝車子,可能會拍到坐在旁邊的女人,這種行為在這是不允許的。


回到飯店,正好碰到Kevin在大廳準備要出來,他很急的說剛好要去警局找我們,問我有沒怎樣……Kevin說在附近有一家中國餐館,晚餐可以去那看看。我卻一點心情也沒有,今晚我缺席了晚餐,獨自回到飯店裡,洗完澡,倒頭就睡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