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東擾人的就屬於晚餐了,從新加坡坐上飛機來到此地的一刻起,航空服務的食物飄出的中東味就讓我受不了,其實公司的差旅費其實還算不錯,住宿交通全部實報實銷外加每日60美元的補貼,只要不聞到那我受不了的中東味我是非常願意花$20~$30在飯店吃的。可是David不想花太多錢在晚餐上,因為第三站我們會抵達杜拜,他想要好好的逛逛這免稅天堂。Kevin和我也不好意思就跟他分道揚鑣解決晚飯。於是接下來每天的晚餐都是我的恐怖地獄。因為多種香料而使得烤牛肉、羊肉的表面顏色讓我有點噁,只有無味 Pita 較合我胃口,晚餐這家店的老闆看我包著少少的肉在 Pita上,還很雞婆示意要我多包一點肉在裡面。


第二天,Kevin要先去另一個市集,順便再回阿里那邊討貨款,而我和David則到蘇丹人的倉庫看看順便和他們敲訂單。昨天晚上跟蘇丹人報了價 $21.5 pcs,蘇丹人要求價格是$17,蘇丹人和他的合夥人很。但是卻看不到David的業務策略,只一直說沒辦法、他無法決定或怎樣的。後來我插了嘴說:『This type is only made from my company. If you have it, you can sell it exclusively.』。當然我在打高空,公司不太可能只賣你們一家公司。晚上大概17:30時,Kevin和我們在蘇丹人的公司會合,Kevin大概知道了一些細節,雙方談到就剩下 $1 的差距時,Kevin雙手一攤說:『I’m sorry, let’s forget it. And we’ll leave for Riyadh tomorrow.』。Kevin示意要我們都離開,然後走出辦公室時要David拿一些昨天公司傳真的紙去跟對方借影印機。


只見到David在影印的同時,蘇丹人一直站在旁邊不知道在說些什麼。Kevin和我站在辦公室外的窗戶看著,Kevin叼著菸詭異微笑著配合蘇丹人的嘴型作旁白:『不要博這麼硬阿,拜託啦。賣我啦』。Kevin算準對方願意講價錢,就應該是非常有意願要下單,所以演了一場戲,我在旁邊看的大呼過癮。David頭探出辦公室門口示意要我們再進去,最後雙方以 $20 成交。走回下榻的飯店時,我看到Kevin洋溢著爽歪歪的臉孔,因為對方提高到 $19 時,我就已經認為很好了,沒想到Kevin硬是多賣了 $1。那天晚上我們跑去吃烤雞,這晚的烤雞味道比昨晚的烤牛肉及羊肉的味道好多了,因為敲定了訂單,席間Kevin開玩笑的說:『我們有機票回台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