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 T 公司給的報告,我今天特別愉快,因為就要搭當地晚上 19:00的班機回台灣了,尤瑟夫在下午17:30把我和韓國人送到 JINNAH 國際機場,我問尤瑟夫:『Is JINNAH a great people in Karachi?』,尤瑟夫說:『He is Pakistan’s founding father. And yes, he was born in Karachi.』。我和尤瑟夫聊著天,他今天還帶著他的家庭照給我看。同時間韓國人有氣無力的,他似乎吃壞了肚子,一整天抱著肚子很難過的樣子。到了差不多18:00的時候,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我不願意尤瑟夫還繼續陪著我們等飛機,我請他先回去沒關係,我們再次互相擁抱,很感謝他這七天以來的幫忙跟照顧。


我看著韓國人還是抱著肚子,很痛苦。這時候我突然想起我有帶著台灣旅行必帶的東西,金十字胃腸藥! 於是我把它拿給韓國人。他一臉狐疑,我指著他的肚子說:『Maybe it can ease your stomachache.』。我們在19:00時進入了通行門,走一段路之後發現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兩三個服務員在走道上問著來往的人是否搭乘 20:00 XXX的班機往新加坡,我對著服務員點頭,她示意要我們給她機票看,然後笑著表示班機將會延誤四個小時,並以手勢引導要我們往一家機場餐廳走去。反正對我來說回台灣的時間已經延誤了三天,不差這幾個小時,我到了餐廳就給先點了一盤三明治,韓國人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還不舒服,只要了白開水。三明治吃到一半,我又點了一壺咖啡。我誤會了韓國人,我以為他肚子還在痛,我看他在看著菜單,我對他說:『It’s all free, Singapore Airlines will pay it.』。顯然韓國人已經完全沒有肚子痛的狀況,也點了一盤炒飯。


凌晨我們搭上了飛機前往新加坡,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下次來到此地的機會,因為工作的關係,使我對它只有淺淺的了解。再見了,巴基斯坦。到了新加坡機場,我跟鄭先生握手道別,我笑著要他把金十字帶著一起回韓國,他很高興的收下。我很喜歡新加坡的樟宜機場,一個務實的國家可以從新加坡樟宜機場的設施看的清清楚楚。我們都知道新加坡的菸價比台灣貴非常多,可是這不代表他們不歡迎吸煙的旅客。吸煙區全部由透明玻璃圍起,有著很棒的採光,眼前還可以看到飛機在跑道上起降,對當時抽菸的我來說,這裡是所有的機場第一名。


不知怎麼回事,在飛機上我開始了我的煩惱,雖然急著想回到台灣,卻又開始擔心我的工作。這份工作並非薪水不好、舞台不大,而是每每回國之後又要為堆積的事情開始煩惱。在親戚的公司上班,所以有舞台,但是卻覺得像牛一樣被操的要死。要個助理被主管提醒:『小心不要有大官心態。』(幹)。上次中東回來,積了一大堆事情,代理人做都沒做,主管卻只給我一句話:『因為別人不會,所以你做。』(幹)。我不會信服所謂能者多勞這種事情,他們不會的事情這麼多,請他們幹麻? 想想,怨嘆那麼多幹麻呢? 有實力自己去闖,沒實力的人才會在那哀哀怨怨的。我心裡一直盤想著千百個離職的理由。想著想著,太累了,往台北的班機起飛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