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是這裡的星期日,尤瑟夫的老闆菲洛要我們晚上到他家用餐,用餐前,尤瑟夫提議要帶我去海邊逛逛,我才恍然知道難怪這裡會下雨,這幾天的午後有下了幾陣非常稀疏的雨滴,尤瑟夫跟我們說這裡雖靠海但是下雨的機率也是不高,所以下雨時他們會視為好徵兆。車開到了一處應該是高級住宅的區域,沿路每棟別墅外面一定有警衛,不是來福槍就是AK47在手上。
 
 


眼前出現了一棟灰色建築,看似未完工,但卻是停工的狀態,我問尤瑟夫這棟建築物是怎麼回事,他回答這棟建築本來是要蓋賭場的,但是歷經多次政變的國家,政策搖擺是很正常的,所以最後投資者玩不下去倒了,空屋就這樣一直放著。我還記得現任的總統 穆夏拉夫政變上台時,尤瑟夫人在台灣,我還拿著報紙給他看,他只聳聳肩說:Nothing will be changed after the coup.」,好似他已經習慣了政變這檔事的發生。在海邊我們找了個地方坐著邊聊天邊看海的同時,行人道上走過來兩個警察,巴基斯坦的警察或軍人,都很帥勁,帶著鴨舌帽、穿著長統靴。畢竟我和韓國人是他們陌生的亞洲臉孔,於是他們走了過來手跟我們打招呼,並問我們來自何方。在韓國人表明從何而來之後,其中一位警察伸出手對我說How are you? Where you come from?」,我腦中閃過在第一天入境時在海關的情境,於是我不急不徐的答道I am a Chinese.」 ,沒想到警察用著很高興的聲調大叫I like Chinese!!」。等兩位警察離去之後,尤瑟夫跟韓國人用著詭異表情看著我,我解釋說:「I am a Chinese who comes from Taiwan R.O.C !」。兩個人大笑了起來,我也跟著大笑。

 

 

 

開往菲洛家的路途上,尤瑟夫跟我解釋為何他們國家的人民這麼親中共,我心理其實大概有個底,別無他因,中共給錢給武器給糧食,幫助他們跟印度火拼。車開到了菲洛家門口,果然也看到了門口站著一位手拿 AK47 的警衛,我跟尤瑟夫要求可否幫我跟守衛借那把槍讓我耍帥一下,只見尤瑟夫一直搖頭。菲洛家很氣派是一個三層樓的別墅,在餐桌上我看到了好幾道五顏六色的菜。雖然之前有受過中東十七天的地獄練習,但我對中東味的蔡還是很排斥。菲洛看到我只一直吃著 Naan,隨手就幫我勺了幾匙飯跟一些鮮豔無比的醬汁。硬著頭皮也得把它吃完,以免對他失禮。菲洛是個很風趣的巴基斯坦人,飯後在他的會客室抽雪茄喝威士忌,一邊聊著他的奮鬥史,我問他為何會想來台灣找合作的夥伴?他說因為台灣人比較誠實,且台灣政府畢竟還是比剛開始自由經濟的中國政府來的可靠。其實聊天中我很不專心,因為我只想著明天我就要回台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