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的傍晚,天空在夕照之下,不斷變換著不同的顏色,晚霞像是一片且紅且黃的粉撲輕拍在 婷姊 的臉龐
~入學那年的十月~


在這裡生活了好一陣子,對於寺廟的飲食方面,我並沒有不習慣,還算是合適。有
一道素菜 "豆雞"(註一)是我的最愛,也是阿公的絕活,首先要把已蒸熟的豆皮揉碎用棉布包起來,再用綿線纏繞成長條狀之後定型,然後放入推滿紅糖的大鍋中煙燻,吃起來有很濃的豆香與糖香。寺廟的周圍有豐盛的地瓜葉可以採食,地瓜葉本身不需要去照顧就會自己生長,有時假日,我會在早上跟著老菩薩們去拔取。開學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被每天清晨四點半的響板聲給敲醒。阿公會在繞佛儀式結束後就先離開觀音殿,然後走入地藏殿旁邊的廚房,準備今天早晨的齋食,其他的信眾則繼續下面的早課。廚房裡頭阿公的鍋鏟聲,會鏗鏘地穿過地藏殿的中廊,傳到我的房間並且劃破寂靜的早晨把我敲醒。阿嬤每天都會幫我準備便當,我跟阿嬤要求每天都給我帶豆雞。豆與軟薑絲一起煎煮後,會有更香的味道,然後再搭配高麗菜或者是地瓜葉,我百吃不厭。

鄉下的國中,沒有台北的早自習,並不是鄉下的國中老師懶惰,而是因為公路局的發車時間沒有辦法完全的配合外地的學生,如住在牡丹或者柑仔腳的遠道學生,他們到校時間一般都比我們還晚,所以我只要在早上七點半到校就可以。每天,我固定在早上七點從寺廟步行至學校。步行到學校的時間區間,我和村民們會有著規律的相遇。下山的坡道,會先遇到隔壁班的女同學,她住在比寺廟還要更深的山裡頭,她爸爸每天騎著野狼 125  載著和她小弟一起去學校。走到山下過橋之後,來到大路上,有時會在這遇到一對姊妹花,姊姊是 婷、妹妹是 君,姊妹各騎著腳踏車趕往火車站,然後搭乘火車到另外一個鎮上的高中上學,婷 姊比較親切,總是會跟我打招呼,並且問我要不要搭她的腳踏車一起,我一直不好意思接受她的好意。常有同村的男生騎著摩托車從她們身邊鳴喇叭,然後呼嘯而過,我總覺得這種追女生或想引起女生注意的方法,很爛也很吵。勝 有時侯會遲到,有時候又比我早,學校規定學生騎到大門口時必須下車然後牽著腳踏車到停車場,勝 嫌這樣的規定囉唆,所以都把腳踏車停在火車站附近一家麵包店門口。這家麵包店是一個阿婆獨自經營的,如果 勝 比我早到的話,他就會在那裡吃著麵包順便等我,然後我們再一起走去學校。

這幾天上學的路上,除了同班的 侯、峰、威 以外,勝 又介紹了幾位隔壁班的同學給我認識,分別是 福、俊傑、淵、義仔。福 開口就笑 勝,說我吃素也可以長得比 阿勝 高,勝 大聲的罵出三字經回嘴,大家彼此打打鬧鬧的走去學校,途中遇到了一位同學,他們都叫他 龍仔,我從 龍仔 的眼神中看到了他對我的敵意。"喔? 他就是台北來的豎仔喔!!",這句話非常的刺耳,不過我沒說什麼,但我很想把一拳伸出去給矮我一個頭的他。

某天,早上的下課時間,有位同學走了進來
說 龍仔 找我,要我跟他出去,我這才注意到原來 勝 並沒有在教室裡。或許就是他不在,所以 龍仔 想趁這個機會找我麻煩吧。開口三字經是國中時期最能表現自己 "很派、很秋"(註二) 的代表句,除了問候我母親之外," 阿,謀哩系美送齁!"還要順便的定義我的心情,"你是在台北被欺負,跑到鄉下來躲的嗎?"外加決定我的故事。在台北除了吃過學校訓導主任的拳頭之外,我從沒讓任何一位同學的拳頭碰我。我突然有個念頭,只要對著 龍仔 說句三字經、給他一個不屑的眼神,然後再站個三七步,那麼圍著我的這些同學們,可能就會讓我飽嘗他們拳頭的滋味。這個念頭很快的就被 勝 的大聲三字經給打斷,勝 質問著 龍仔 找我幹什麼,龍仔 邪笑著說只是找我聊天又沒有要對我怎樣,他們兩個繼續用三字經問候彼此,鬧的不可開交,福、俊傑 還有其他的同學也都跑了過來。

一張帶著惶恐眼神的臉孔在我的眼前浮出,他蜷曲著身軀顫抖地看著我,他好像就蹲在我面前的牆角邊。

「你都忘了你剛轉學來的時候,被一群同學圍在廁所裡,是誰幫你解危的?你這麼愛在老師那裡打小報告,還背地裡破壞我的形象,難道,你就用這種小人的態度來報答我嗎?你說阿!你說阿!你,外交官的小孩,又怎樣!


阿勝 這天跑去 俊傑 家裡玩,我沒跟去,獨自一個人走到車站附近。阿婆會在放學的時間把剛出爐的麵包放在架上,我很喜歡吃阿婆做的"蓋胖"(註三)一個只要五塊錢,便宜到不行,在台北麵包總是比蜜豆奶還貴,在這裡我反而常常會猶豫要不要吃麵包再搭配一罐蜜豆奶。不過阿婆說她今天午覺睡過了頭,所以麵包要晚點才有。我索性的就坐在店裡的板凳上看電視等。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麵包要出爐了,我好奇的看著阿婆帶著厚厚的布手套把麵包烤箱打開,這時香味四溢佈滿整個店裡,阿婆跟我說麵包還熱騰騰的,得再等五分鐘涼了以後才能塗上奶油,不然奶油會溶化且無法沾附上花生粉。我正歡心期待著阿婆把蓋胖完成時,看到了 婷姊 牽著腳踏車往這邊走了過來。

"你今天怎麼沒跟 阿勝 一起?" 婷姐問我,"嗯,阿勝去同學家玩。",我們算是第一次開口聊天。她彎著腰邊挑選麵包邊說"等下順路我們一起回去吧。"。阿勝 跟 婷姊 是同村的人,我想她大概也知道了我的一點點背景。

我們的書包放在前面的腳踏車籃,我一邊騎著 婷姊 的粉紅色腳踏車一邊大口吃著麵包,婷姊 則品嚐著我極力推薦的蓋胖側坐在後面。路上她跟我聊著台北,並且表示以後她想去台北工作,或者至少在大學時也要離開這裡。由台北人來告訴他們台北是個無聊的地方,就如同他們也跟我說,這裡不過是一個平凡無味的所在,那是毫無說服力的。我邊踏著腳踏板邊聽著,我淡淡的笑著對她表示以後來台北可以找我,我幫的上忙的,我一定幫,婷姊 聽到我這樣講,很高興的拉著我的腰褲邊要我不能食言,我霎時對 婷姊 這樣的動作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我提醒 婷姊 "喂! 下坡喔。""衝阿! 阿~"婷姊 反而更大力的抓住我的腰褲小聲的尖叫了來。上坡路段我得起身踩腳踏板,"上坡,要上坡了啦。不要再抓我的腰褲啦!" 我對著 婷姊 苦笑著。婷姊 反而大聲的笑了起來,我轉過頭偷瞄著她的笑容。

入秋的傍晚,天空在夕照之下,不斷變換著不同的顏色,晚霞像是一片且紅且黃的粉撲輕拍在 婷姊 的臉龐她撥撩著眼角與嘴角上面的髮絲,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

"要看前面的路啊。"
婷姊 拍著我的肩膀,"妳嘴角沾著奶油耶。" 我隨口亂說,"真的嗎?...這樣...還有嘛? 幫我看看。""沒有了。" 我敷衍的對 婷姊 講,因為
她的嘴角上並沒有奶油沾著。

其實我想說 "婷姊,妳很漂亮唷"
但這句話噎在我的喉嚨裡沒有說出來。(待續)



註一 豆雞:以前吃素的人,怕祖先看到祭品都是素食,引起不敬。於是就把豆皮揉碎後,
作成雞的樣子當祭拜的供品,用糖燻過後就會很像真的一隻雞。現在已經很少作成雞的樣子,但名字也因此沿用了下來。



註二 囂張、揚威、凶悍等等的意思。

註三 蓋胖:左右兩片本來是連成一體的橢圓長條麵包。先將奶油塗在內面之後,再用麵包刀在中線位置劃一刀,然後折蓋起來。蓋起來以後,還要在接合兩側壁再塗上奶油,然後再沾上花生粉,就完成了。

也叫花生奶油夾心麵包,蠻貼切的,但台語為甚麼唸成是蓋胖我也不曉得,可能是因為製作過程的"蓋"起來的緣故吧....(我亂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薑薑薑薑!
  • 先搶個氣質係頭香!!!
  • 薑薑薑薑!
  • 原來那個叫蓋胖喔!?
    真新奇的名子
    而且那個好吃耶!
    至於做成雞外型的豆雞我還真的看過ㄛ
    我還看過做成魚的
    小時候覺得好好笑!
    以為就算不能吃葷也要有個形狀就是了辣!!超ㄚQ的
    現在才知道原來是怕對神明不敬ㄚ...
    以前那樣笑人家
    還真是失敬失敬.. ><
  • 這種麵包還要故意大口吃,這樣奶油才能沾在嘴角。

    豆雞和軟薑一起煎,超。好。吃。

    matthew0320 於 2008/03/07 2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