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真的以為,我只是去幾天或幾個月,而當時也真沒想到我這一去就是兩年半的時間。
~休學那年的三月~

經過昨天一整天在學校的折騰,除了見識到擁有空手道不知道幾段的訓育組長的厲害之外,裝在我的腦袋裡的想法、不服的態度與憤世的思維,都沒有因為這種暴力而起任何的改變,其他同學們,低著頭站在我兩旁。你們的低頭是決定屈服在這大人的暴力教育下,還是真心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我始終告訴自己那是兩碼子的事情。我沒有低頭,但我選擇沉默,也許這是另一種服輸或臣服,也或許是我最後的反抗,但又如何?這些都已經不太重要了

母親拿著電話與另一頭的阿嬤說著我最近發生的事情與目前的狀況,看來被送到鄉下去是無法避免了。寶貝小黑咬著我的褲管討玩,可是我一點心情也沒有,腦袋混亂也不知道未來的生活會是什麼樣的狀況,那邊是陌生的,我不恐懼,但我迷惘。我有點懊悔,懊悔如果沒有這些蠢行為,就不會被送到鄉下去。母親與阿嬤通完電話後,只先簡單的幫我整理了幾天的便服以及換洗內衣褲,盥洗工具則決定在當地準備,那時後我還天真的以為,我只是去幾天或幾個月,而當時也真沒想到我這一去就是兩年半的時間。來到了火車站前,母親看著時刻表,雙溪站,除了幾班莒光號外,自強號幾乎都不停靠。這天早上的班車表上顯示我們已經錯過了一班莒光號,母親看了看時間,還是決定買了兩張普通車票,母親的這個舉動好像是希望我快點遠離這裡,遠離台北。

上火車之後,我坐在窗邊的位子,我撇著頭一直看著窗外的景物,我倔強地保持這個姿勢。過了暖暖站、四腳亭站;再經過了瑞芳站之後,開始真正的感受到我已經離開了台北。這段路程開始,景色多了左右兩邊的山壁,鐵路下方旁邊也多了一條青綠色的河道,看到這樣的景緻,突然覺得除了溫泉之外,台北的陽明山變成沒什麼看點。中午時刻,台鐵人員在車上走賣便當,母親問我要不要吃吃看台鐵便當,我搖搖頭。過了幾刻鐘,火車到了侯硐站,上來的乘客,有一些是很難在台北看到的,有扛扁擔的菜販或者拎著雞或鴉的阿婆。這班普通車,一路走走停停,因為要讓自強號特快車先行通過。在一次的會車調度,我坐的這列火車停在三貂嶺站,等待時間大概有十來分鍾吧。這裡雖然荒涼,但卻是個很安靜、乾淨不受城市環境或文化污染之地,也或許台北那少了這邊的細雨綿綿理所當然的就少了一份清新的感覺,呼吸著這裡的空氣,味道帶著一點點土、草與樹的自然氣味。我開始懊悔今天之前在台北所造成的他人困擾與麻煩,我開始想著應該要彌補些什麼。這時候,好希望這種可以洗滌心靈的感覺不要消失,可是即使這樣的感覺永存在此時此地,我又能如何央求一個現實的台北世界,給我這種奢侈之物。沒有人會相信昨天還是大壞蛋的你,可以在今天變成乖孩子,越來越遠離的台北,不是距離,而是橫跨於心理的遙遠。

來到了牡丹站,下一站就會是目的地雙溪站。牡丹這麼名字很好聽,這個村莊綿延在山中的小山谷,我的目光必須往下看;可能我太專注於這個站名所給予我的印象,我在車站附近周圍瞧了瞧,並沒有看到很多牡丹花。過了不久,火車行駛在彎曲的鐵軌路段,行進方向有個大轉彎,車身有點斜頃,行駛速度很慢,慢慢的,又再滑入一個隧道,之後,雙溪站就要到了。火車停靠在站邊,下車同時,我轉頭看到有些阿公、阿婆往非出口的鐵道方向走去,心理狐疑怎麼可以這樣名目瞻膽的逃票。車站外面是個小市集,計程車司機都在那邊排班。母親挑著水果說待會要祭祖拜神,我還是杵在那不想說話。"○○寺,一百塊",喊價的計程車,通常被我視為鄉村地區必有的一個商業模式,這個路程,應該是近的,但用走的話,也有可能會有點遠。計程車往澳底的方向開去,我看到 "三港村"。越來越有鄉土味道的名字,反而讓我本來擔心迷惘的感覺漸漸地消失,我還算蠻喜歡這裡的吧。轉個彎,上了一座山,一個座落在山腰間的寺廟出現在我眼前。
母親跟我走到旁邊的觀音殿,我不想進去就自己坐在外面看著另一頭山的遠處。阿嬤帶著母親去和師父在殿裡談話,我想大概是談著我糟糕的事情。

過了許久,住持師父走了出來,我呆滯著來不及起身,師父往我身邊走過來,伸出手摸著我頭,和藹的對著我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那雙手的溫暖不曾有過,也或許來的及時。那天,天氣又濕又冷,可是眼淚卻溫熨著我冰冷的臉頰,暖暖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tthew0320 的頭像
matthew0320

HugHugBlog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
  • 先搶在來看

    ^^
  • M
  • 完了~

    這文章好像要用很認真的態度來看 冏..
  • M
  • 我等全文連載完再來寫讀後感好了~~
  • 這 "國中" 系列, 我也不知道要編多久, 不過應該會很久吧~ 而且還有中東一個國家還沒寫..

    matthew0320 於 2007/11/07 23:51 回覆

  • 緹娜
  • 我期待續集 ^__________^
  • 謝謝

    matthew0320 於 2007/11/08 13:55 回覆

  • 黑嘛嘛
  • 我常跟學生說,現在的你不必然要理解師長的做法,很多時候大人的決定多少會跟你的想法抵觸(畢竟誰要被管),那是因為我們站的高度不一樣,我只能說,現在你不去體驗規矩,去了解規矩背後的意義(或愚蠢),你永遠不能改變什麼,除了抵抗叛逆外,你再也變不出新把戲了!

    我一直覺得國高中生叛逆是很正常的,太乖沒主見的小孩挺危險,或許教會她們表達意見,比一味遵守來得重要!

    但是,不可頂撞是底限,無法妥協就必須以規定為主。

    之前,班上看起來超乖的小孩,竟然在被抽到服務生時,鬧脾氣耍任性,如果是之前的我,大概就不甩她了。可是這次,跟他討論一些落落長的觀念,從工作類型、反悔後果、最後結論是今年當過明年不當,尤其最後當她看到服務生只是站兩個小時當接待員時,我只能希望下次他再遇到不喜歡的事情,可以想想其實沒那麼糟,搞不好會遇到意外的好康!

    另一個孩子也是,我想她只看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家長也以為是班上同學不公平,然後、、、在那天大家鬧哄哄的我一句你一句下,他才發現是自己看錯了!說實在那一瞬間孩子的表情很瞎,雖然我想她回去也不會說實話,不過至少下次她會比較不衝動了!!

    至於我嘛、、、我只有說一句話、、、、看你們內鬨真好玩!!!

    然後大家笑了!

    改變環境通常很傷孩子的心,可是國中生也是能思考的,當情緒沉澱下來後,反而能想得透徹,自然有分寸!變乖或許很難,但是處事有分寸、做人懂應對,這不就是真正的乖嗎?

    黑之聲:原來性格不是你的山羊鬚啊,你整個人根本都是性格的!!

    黑之聲:哎呀!太認真的文章,總是會讓我太認真的回應啊!!
  • 你這篇應該放在自己的部落格阿!
    還有,這..是編劇,有修飾過的..

    matthew0320 於 2007/11/08 13:57 回覆

  • S
  • M桑..真是個人才(拍肩XD)
    等續集~耶
  • 謝了~不敢

    matthew0320 於 2007/11/08 18:06 回覆

  • melon3
  • 等我慢慢从前面看过来,再回你话
  • hi 妳好

    matthew0320 於 2007/11/08 23:38 回覆

  • J
  • 這篇很有FU...

    讓人迴盪....盪...盪...盪(回音)
    很想看,接下去會怎麼樣...
  • 哈~ 這個題材要來搞連載的

    matthew0320 於 2007/11/09 23:39 回覆

  • Judy
  • 讀起來頗有悽慘少年的味道...
    期待ing
  • 噗!.....真的嗎?

    謝謝 XD

    matthew0320 於 2007/11/10 23: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