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年的農曆年節,大表哥、三表哥、及一位遠房的表哥 ( 外婆生了十一個兒女 ),我們四個人跑去 PUB晃,凌晨兩點多後我們全部都去大表哥的家裡睡覺,睡覺前,大夥在那繼續聊天,聊著聊著,大表哥問三表哥要不要看他女友的照片。我大表哥在我心目中其實一直很帥氣,從他國中、高中到大學的女友我都見過,可是就屬大學的女友讓我批評的最多 ( 年輕時,大家難免都是外貌協會 ),帥氣的大表哥難得找了一個外型比較沒那麼優的女友,每次我要是虧他,他都不承認他這個女友是歷任最不優的,還反諷說我在忌妒,這天大表哥終於面對了真相: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東擾人的就屬於晚餐了,從新加坡坐上飛機來到此地的一刻起,航空服務的食物飄出的中東味就讓我受不了,其實公司的差旅費其實還算不錯,住宿交通全部實報實銷外加每日60美元的補貼,只要不聞到那我受不了的中東味我是非常願意花$20~$30在飯店吃的。可是David不想花太多錢在晚餐上,因為第三站我們會抵達杜拜,他想要好好的逛逛這免稅天堂。Kevin和我也不好意思就跟他分道揚鑣解決晚飯。於是接下來每天的晚餐都是我的恐怖地獄。因為多種香料而使得烤牛肉、羊肉的表面顏色讓我有點噁,只有無味 Pita 較合我胃口,晚餐這家店的老闆看我包著少少的肉在 Pita上,還很雞婆示意要我多包一點肉在裡面。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睡夢中醒來,旅途來到中東第一站--沙烏地阿拉伯的Jeddah。在降落的前幾分鐘開始,較低的飛行高度使我可以一窺這神秘的中東,往下看著一個個白色區塊的建築,鮮少有高大的建築大樓。在通關口,我的眼簾就整個不習慣,眼前所望過去的阿拉伯人穿著幾乎是相同的白色大袍。習慣色彩多元的台北,這裡的保守氣氛讓我有點不舒服。Kevin 跟我說:『靠夭,帶來的檳榔剩下一盒。』,Kevin 一個愛吃檳榔的大哥,小學畢業的他將在這幾天展現出讓我佩服的業務能力及外語能力。另一位業務 David 召了一台計程車,上車後他對司機說:『Makkah Road Kilo 2』,我們是要去一家連鎖飯店 Holiday Inn,我開玩笑的說難不成這家旅館是在高速公路上,因為David跟司機報的地址就好像我們在台灣講『中山高南下幾公里處』。這家飯店離我們要去拜訪的客戶群很近,旁邊的確就是有一條高速公路,這條高速公路看起來很台灣味,這是當初中華民國還跟沙烏地阿拉伯有邦交關係時我們榮工處為他們建造的。

matthew0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